“何氏肚脐贴”外敷治疗肝硬化腹水的临床疗效观察

来源:“何氏肚脐贴”外敷治疗肝硬化腹水的临床疗效观察浏览数:2460 

【摘要】目的:观察“何氏肚脐贴”外敷治疗肝硬化腹水的临床疗效。方法:选取近年在我院住院的肝硬化腹水患者144例,随机分成对照组(n=72)和治疗组(n=72)。对照组采用西药常规对症治疗,如利尿、保肝等治疗;治疗组在基础治疗上给予外敷“何氏肚脐贴”。以4周为一个疗程,治疗3个疗程,统计分析。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对照组总有效率为,两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治疗组对患者症状、肝功能改善效优于对照组(P<0.05)。结论:“何氏肚脐贴”外敷治疗肝硬化腹水疗效肯定,值得推广和进一步研究。

【关键词】肚脐贴;肝硬化腹水;中医药治疗

肝硬化是临床常见的慢性进行性肝病,由一种或多种病因长期或反复作用形成的弥漫性肝损害腹水是肝硬化最突出的表现之一,是肝硬化由代偿期转为失代偿期一个重要标志。约50%的代偿肝硬化患者10内都将发生腹水75%以上失代偿期患者亦合并腹水[1]肝硬化一旦出现腹水,2年内生存率只有50%5年生存率仅为5%-10%[2]目前西医治疗比较棘手,虽治疗方法较多,但只是对症治疗,且副作用多,价格昂贵。而中医在治疗本病有独特的优势,我院在2014年5月-2016年5月期间使用“何氏肚脐贴”外敷治疗肝硬化腹水72例,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现总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4年5月-2016年5月期间的肝硬化腹水患者144例,按1:1比例随机分成对照组和治疗组,两组各72例。

其中对照组72例,男性占46例,女性占26例,年龄最小的为25岁,最大的为86岁,平均年龄为(81.24±2.89)岁;治疗组男性占43例,女性占29例,年龄最小的为26岁,最大的为85岁,平均年龄为(80.59±3.05)岁。两组患者在性别、年龄方面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1.2诊断标准

参照中华中医药学会发布《中医内科常见病诊疗指南》(ZYYXH/T33-2008)。

主症:腹部坚满,按如蛙腹,振动有水声,按之如囊裹水,为水鼓

病人有胁下症积、黄疸、胁痛、情志内伤等病史,酗酒及到过血吸虫疫区等,对临床诊断有一定帮助

理化检查:腹部B超声检查可诊断肝硬化并可发现腹水与判断腹水量。

1.3纳入标准

符合上述诊断标准;所有患者均知情同意;非排除标准以内。

1.4排除标准

严重躯体疾患,妊娠及哺乳期妇女。

有药物滥用及酒精依赖史。

有严重的自杀企图及行为。

入组后依从性差不能坚持外敷肚脐贴者。

治疗期间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者。

具有以上标准中1项或1项以上者即可排除。

2 治疗方法

2.1 对照组

对照组给予卧床休息,低蛋白高热量饮食,限制水钠的摄入,保肝药物还原型谷胱甘肽及控制输液量的基础治疗,并给予利尿剂螺内酯40毫克,一日3次,呋塞米20毫克,一日2次,并根据腹水消退情况及24小时尿量增减,以20毫克为单位加减。

2.2 治疗组

治疗组在基础上治疗上加用“何氏肚脐贴”外敷神阙穴,肚脐贴药物组成:大戟、甘遂、芫花、元明粉各10g,将研成细末,调和成小丸子,纱布包敷脐部,观察4-6小时,每日一次调换,使用第一天观察皮肤有无反应,若发现局部皮肤变红或起泡即停用。

两组均治疗3疗程后,观察两组的症状、腹围、体重、24小时尿量、肝功能改善及B超检查腹水消退情况。4周为1疗程。

2.3 调护

  两组患者在治疗和随访期间均接受相同的健康护理宣教,如避风寒,注意保暖;劳逸结合,避免剧烈运动。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两组均治疗1疗程、2疗程和3疗程后,观察两组的症状、体征、24小时尿量、肝等指标B超检查腹水消退情况。

3.2 疗效判断的标准  参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发《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和中华中医药学会发布《中医内科常见病诊疗指南》(ZYYXH/T33-2008)有关鼓胀相关病症的诊断标准,结合症状、体征、实验室检查等进行综合评估。治愈:临床症状、体征消失或基本消失,证侯积分减少≥95%。显效:临床症状、体征明显改善,证侯积分减少≥70%。有效:临床症状、体征均有好转,证侯积分减少≥30%。无效:症状、体征无明显改善,甚或加重,证侯积分减少不足30%。

3.3 统计学处理  资料汇总后,由统计学专业人员负责分析处理。数据用 SPSS 21.0 统计软件包处理。计数资料采用X2 检验,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以P<0.05为有显著性差异。

4 结果

4.1  2组均治疗3个疗程后疗效对比  见表1。

1 两组治疗3疗程后疗效对比(例 %)

组别

例数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治疗组

72

52

16

4

94.44%

对照组

72

46

17

9

87.50%

1提示,两组总有效率方面对比,治疗组总有效率94.44%,对照组总有效率87.50%,经卡方检验与对照组比较,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

4.2  2组病例治疗前后肝功能变化情况,见表2。

2 2组肝功能治疗比较

组别


ALT

AST

ALB

TBIL

治疗组

治疗前

128.1±32.2

136.3±31.70

26.7±5.7

81.67±23.60

治疗后

41.1±13.1

42.35±12.79

31.9±5.6

19.9±6.75

对照组

治疗前

125.9±32.3

138.3±32.2

26.9+5.9

82.5±22.4

治疗后

60.8±13.5

51.7±13.8

28.8+5.8

29.7±7.1

2提示,经t检验,治疗前组间比较,两组差异无显著性(p>0.05);2组在治疗后组间比较,2组差异具有及显著性意义(p<0.01),说明治疗组在肝功能各项改善情况明显优于对照组。

4.3 2组病例治疗前后腹围、体重、24小时尿量变化情况, 见表3。

3 2组腹围、体重及24h尿量比较(


治疗组

对照组

治疗前

治疗后

治疗前

治疗后

腹围(cm)

88.71±9.41

80.35±6.94

89.99±10.13

84.77±8.50

体重(kg

69.99±11.40

61.08±9.42

71.59±10.92

66.36±9.20

尿量(ml)

622.53±14.24

1888.86±200.55

633.20±19.05

1532.37±122.22

3提示在腹围、体重及 24h 尿量方面,治疗组与对照组治疗前对比,腹围、体重及 24h 尿量无显著差异(P>0.05);2组治疗后相比腹围、体重及 24h 尿量差异显著(P<0.05),治疗组与对照组在治疗前后腹围、体重及 24h 尿量均有显著性差异(P<0.05),表明治疗组对腹围、体重及 24h 尿量的改善优于对照组。

4.4 安全性

   在本研究中,共发现治疗组中有1例皮肤见水泡,1例患者皮肤红肿、略有瘙痒,无明显皮疹。

5 讨论

总之,肝硬化腹水是肝硬化晚期影响生活质量最多见的并发症,是临床上的难治之症,腹水形成的直接原因是水钠过量潴留。现代医学认为,门静脉压力增高,低蛋白血症,淋巴液生产过多,继发性醛固酮增多,抗利尿激素增多,有效血容量的不足。针对肝硬化腹水的治疗,现代医学采取病因学治疗,根据原发疾病,如存在乙肝病毒感染采取抗病毒治疗,同时进行保肝、积极抗纤维化、利尿、提高血浆渗透压、放腹水等治疗。

在祖国医学中,肝硬化腹水为临床中最常见的疑难病症,属“鼓胀”的范畴,本病在临床上以腹部膨隆如鼓,青筋暴露,面色黄或黧黑为主要特征。早在《内经》就有肝硬化腹水病证的相关论述,《素问.腹中论》云:“有病心腹满,旦食则不能暮食,此为何病?歧伯对曰:名为鼓胀。”;古籍《灵枢.水胀》篇:“鼓胀何如?腹胀,身皆大,大与腹胀等也。”;“色苍黄,腹筋起,此其候也。”。《灵枢·五癃津液》曰: “因邪气内逆,则气为之闭塞而不行,不行则为水胀。”《景岳全书·杂证谟》曰: “单腹胀者,名为鼓胀,以外虽坚满而中空无物,其象如鼓,故名鼓胀。”中医学认为,“鼓胀”为“风、痨、鼓、膈”四大顽症之一。历代医书有“水蛊”、“胀证”、“臌胀”、“蜘蛛蛊”、“单腹胀”等病名。是由于黄疸积聚失治、血吸虫感染、酒食不节、寒热内郁、情志所伤、劳欲过度等因素所致肝脾肾三脏受损,气、血、水停聚腹中而成[3]。其病机为本虚标实、虚实夹杂,因病情复杂、病程较长,故治疗颇为棘手。中药外敷法能起到有效、操作性强、便捷,依从性强的效果。现代研究证明,脐部表皮角层最薄,无脂肪组织,和筋膜、腹膜直接相连,有利于药物的透皮吸收,脐下腹膜有丰富的静脉网,药物透脐后,直接扩散到静脉网或腹下静脉分支而进入人体循环,所以药物吸收快[4]敷脐作为一种外治疗法,可通过经络传导、药物的吸收代谢及神经调节而发挥整体调节,也可通过药物的局部刺激达到治疗效果[5]。《输穴学》曰:“神阙即神气通行之门户”,神阙穴转枢上下,补虚泻实,可升可降,统领三焦。

何氏世医八百年,竿山何氏在青浦地区历史悠久,《何氏世医八百年——何承志和他的祖先》中记载:何老善于内外兼施,治疗肝硬化腹水。对顽固性疾病,何老善于使用外敷法。外敷可以通过穴位,经络,皮肤及体表相近粘膜结合治疗,具有吸收快,有可避免内服药对消化及其他脏器破坏,使用简便,安全可靠,副作用少的优点,适用于顽固性疾病,内服效果不明显,借助于外治法,改善和提高疗效,拓开中医中药治疗急重难疾病的路子,增加治疗手段[6]何承志老先生根据刘河间《保命集》云:“凡水肿服药未全消者,以甘遂末涂腹,绕脐令满,内服甘草去,其肿便去。”为论点,自拟“何氏肚脐贴”,由甘遂、芫花、大戟、元明粉药物组成。甘遂、芫花、大戟为峻下逐水药。甘遂能泻下逐饮,消肿散结;用于水肿胀满,鼓胀,二便不通,胸腹积水,痰饮等。现代药理研究证明甘遂有利尿作用。甘遂水煎剂动物试验无利尿作用,对健康人亦无明显利尿作用。但临床无论是用炙甘遂研末内服治疗肾脏性水肿,或是采用甘遂散外敷治疗不同疾病引起的小便不利,均能起到通利小便的效果[7-9]。芫花能泻下逐饮,善治胸胁水饮,常用于形气但实的重度水肿、腹水及胸水。现代用治肝硬化腹水,晚期血吸虫病腹水和胸腔积液等[10]。大戟泻水逐水,消肿散结,临床用于水肿、鼓胀、胸胁停饮。与甘遂同用,轻粉攻毒而利水通便,敷脐用于治疗肝硬化腹水, 采用逐水膏(甘遂、大戟、牵牛子等)治疗[11]。现代中药穴位敷贴治疗肝硬化腹水临床疗效显著,且具有副作用小,易于操作等优点[12]

总之,治疗组对改善患者临床症状、体征、腹围、尿量及肝功能的恢复均优于对照组,说明何氏肚脐贴能改善肝硬化腹水患者的临床症状,减轻患者病情,显著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有较好的临床疗效,值得在临床推广应用。

[1]张兆元.浅谈肝硬化腹水治疗体会[J].北京中医药,201029(7)515.

[2]姚光弼.临床肝脏病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270-277.

[3]刘平.现代中医肝脏病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2158-159.

[4]胡东胜,钱静,贾洪.消臌散敷脐治疗肝硬化腹水的疗效观察[J].天津中医,2000174):10.

[5]潘传芳,张雅丽,蔡俊萍等.肝硬化腹水的敷脐疗法[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414(2)126.

[6]徐福洲.何氏世医八百年何承志和他的祖先[M].广州:今日出版社有限公司.2003209-211.

[7]修彦凤,曹彦花,张永太.甘遂的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上海中医药杂志,2008424):80.

[8]李燕,孙洁,孙立立等.中药甘遂的研究进展[J].食品与药品,2010129):365.

[9]刘菊容,米绍平,向未等.甘遂敷脐联合TDP照射治疗肝硬化腹水临床观察[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228,(9):756.

[10]刘柏胜.十枣汤理法应用[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112512):90-91.

[11]党中勤,吴秀霞,席玉红.中药逐水膏穴位敷贴治疗肝硬化并顽固性腹水、胸水82例疗效观察[J].中医学报,2010256):1173-1174.

[12]苏超,张翠玲,崔玉芬].中药贴敷治疗肝硬化腹水63例[J].中医外治杂志,2013224):64.

[基金项目]上海市青浦卫计委基金项目(W2014-02)

[作者简介]

第一作者:钱静燕,女,学士,(1982--),主治医师,毕业于上海中医药大学临床系,主攻方向:肝胆脾胃病。上海市青浦区中医医院中医内科,上海市青浦区青安路95号,201700,电话:13818005343,Email:13818005343@163.com



期刊信息

期刊名称:医药卫生

主   管: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

主   办: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

国内刊号:CN 50-9212/R

国际刊号:ISSN 1671-5608

每期定价:人民币20元

邮编:100048

联系QQ:734238644

投稿邮箱:yywszzbjb@163.com

编务部电话:010-56592286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联系方式
编辑:010-85934025